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浩淼大陸之萬年太歲王 愛下-第61章 商議(1)展示

浩淼大陸之萬年太歲王
小說推薦浩淼大陸之萬年太歲王浩淼大陆之万年太岁王
“大当家!大当家!离东江口水军营地不足五里了!”船老大在甲板上吼道。
此时正是午后时分,众人早已吃喝完毕,正在二楼舱房里喝茶吹牛。江氏商行大当家江中凯听到船老大的叫喊后,对着金镇泰道:“请金兄与我一起到下边办手续,哈哈哈,过了这里,就到二河镇了。”
“那是自然。”金镇泰道。
廢材逆天:傾城小毒妃 小說
这几日在船上,他已与各位当家、炎金门几位长老,每日把酒言欢,不醉不休,已有半分知己好友的感觉,相互间惺惺相惜,颇有点相见恨晚的味道。
二人从二层船楼里一跃而下,落在底层甲板上。金镇泰放眼望去,不由的吐吐舌头。原来,江中有二十多艘水军营的大炮舰,还有数十艘大大小小的小舰板、登陆船、作战船。两岸的水军营船坞里,驻留了不少商贾的大小船只数十艘。两岸营地上均有数千水兵在操练舞阵,厮杀叫喊声不绝于耳。
此时,一艘作战船向他们开来,船上水兵挥旗示意靠边停船。
“靠边……停桨……降帆……落锚!”船老大沉着冷静的发出口令,行商宝船稳稳的靠在右边侧的航道上。
作战船与这行商宝船交驳后,从作战船上跳上来三人。为首的是东江口水军营大将军唐释舫,33岁,水系属性,金丹中期75级;一个是东江口水军营偏将军唐释杰,32岁,水系属性,金丹中期72级;另一个是东江口水军统领唐释伍,31岁,水系属性,金丹中期73级。
“哈哈啊!”大当家江中凯面带笑容抱拳作揖道,“三位水军营大将亲自光临寒舍,真乃三生有幸、蓬荜生辉啊,哈哈哈……”
“大当家何须多礼,莫要客气。我兄弟几人,早已在此等候多日了!”唐释舫抱拳还礼道。
“哦?!”大当家江中凯道,“那里边请。”三人也没有客套,径直走进舱内坐下,江中凯和金镇泰陪同入座,有伙计端茶给几位品尝,大将军唐释舫摆摆手,江中凯挥手让伙计们出去。
“太子被杀之事,你们知道吗?火城发生了什么?”唐释舫问道。
“没错,太子死了。皇宫中,好多权贵富豪都被金舞忌一伙人砍死了,我等若不是炎金门几位长老拼力救护,也被他们砍死了!”
“咔擦”一声,唐释舫一拳砸在竹制藤皮编织的椅子把手上,把手应声而断。
“他娘的!消息果然是真的!”
“你们收到消息了?”
“没错!”偏将军唐释杰道,“就在当日午后,拒兽关和东江口均收到火城传来的军鸽情报,下午至晚上,又陆陆续续收到十多件军鸽情报。”
偷生一对萌宝宝 **小狸
“这些情报有的说皇宫发生了叛乱,太子被金舞忌杀了;有的说,没有叛乱,只是几个匪徒闹事,匪徒已被就地正法;有的要求长城守军速到火城勤王,挽救大唐皇室;有的说长城守军按兵不动,同时拦截从火城到二河镇的一切水路陆路空路的人马,将他们所有人押回火城;有的说有僵尸袭击火城,造成百姓伤亡,要求二河镇炎金门、焚门以及其他有能力攻打僵尸的门派猎户速速乘飞行坐骑前去降妖伏魔……”水军统领唐释伍滔滔不绝的说道,他口齿伶俐,说话稍快,不细心听,会错漏很多细节。
“那这些消息文件上的封印可是真的?”金镇泰问道。
“这位是?”唐释舫问道。
“在下是御前关守卫统领金镇泰……”
“你就是金镇泰?你不是一石景田金门的人吗?你怎么会在这里?”唐释舫跳起来道。
“刷刷!”两声,只见唐释杰、唐释伍抽出佩剑,指向金镇泰。
“住手住手!他不是坏人!”大当家江中凯道,“他救了贵妃娘娘和九殿下,很有可能,九殿下是唐皇唯一活命的皇子。”
“此话当真?”唐释舫问道。
机器猫
“何以为证?”唐释杰接着话音问道。
“大当家莫要上了这个细作的当!”唐释伍道。
“哎!他是可信的。那贵妃娘娘和九殿下就在船上,若不是金镇泰将军舍身救护,她们早就命丧黄泉了。来人!请楼上两位贵客下来说话。”大当家江中凯见两位将军剑不离手,当即喊道,“两位将军,快把剑收起来吧,他若是细作,这几日我等早把他剁了丢江里喂乌龟了!”
唐释舫见金镇泰神色淡然,毫无惧意,当下挥挥手,唐释杰、唐释伍两人将剑插入剑鞘。三人坐下后,还是紧盯着金镇泰。金镇泰淡然一笑,心下暗道:“果真是职业军人,这素养真不赖。只怕这些人日后与金舞忌他们打斗起来,谁死谁生还未可知。
金舞忌他们虽然法术强劲,但培养一个修真者,从五岁开始,修炼到金丹中后期,快则十余年,慢则几十年。等到能杀人放火的时候,这些修真者却想得道成仙,哪还有杀人的心思?!
倒是这些职业军人,十三四岁开始培养,三两年就能冲锋砍杀。如果顺便再学习修真的话,更是如虎添翼。现在铸造宝器的人才越来越多,军队里使用的武器也有了质的提高,以往金丹中后期就能横着走的情况,不复存在了——即使在江湖行走,也不像以前那样从容了,这世界变化真的太快了!”
关系指南作者的小短篇
步行天下 小說
金镇泰正在感慨的时候,“蹬蹬蹬蹬”,从楼梯上跑下来一个八岁小孩,后边一女人温柔的喊道:“葛二蛋,慢一点,小心摔倒。”
闻声后,唐释舫起身站立,唐释杰、唐释伍二人见状,也跳了起来。小孩笑嘻嘻的跑向金镇泰,喊道:“爹!”
金镇泰闻言满脸尴尬,忙说:“这是为了掩人耳目!金舞忌派人一路追杀我们……”
“东江口水军营大将军唐释舫参见贵妃娘娘!”唐释舫先前闻声,早已听出是金美姬的声音,原来金美姬的声音犹如江豚讲话,声音温柔而缠绵。虽面前女子素衣素服,不施粉黛,但美貌依旧如前。
“东江口水军营偏将军唐释杰参见贵妃娘娘!”
“东江口水军统领唐释伍参见贵妃娘娘!”
“诸位将军免礼!”金美姬道,“本宫……我现在是平民百姓了,日后你们就不要叫我贵妃娘娘了。”
“贵妃娘娘说的是什么话?!你是大唐皇室的贵妃娘娘,臣等就要尊称你!”唐释舫道。
“如今,大唐皇室已被金舞忌所毁,只剩九殿下一个血脉,我等愿意奉九殿下为真命天子,发昭讨逆,夺回火城,恢复荣光。”唐释杰道。
“金舞忌图谋叛逆已久,手下爪牙早已渗透到大唐各处,就凭你们三位将军,只怕是……”
“岂止我们三位啊!”唐释伍喊道,“还有拒兽关护卫大将军唐释傅、偏将唐释犬、统领唐释元。我们以唐释傅大将军为首,成立了讨逆军!
此前,我们早已联络了小荒木山上的炎金门,焚山的焚门,以及二河镇上众多的狩猎商户和门派门主,他们纷纷支持我们讨逆,慷慨解囊,目前已募得一万金币、五万斤粮草,一百多架三兽车。
我们原先有五千陆军,一千骑兵,三千水兵,最近又新招募了两千多名新兵,正在集训。还联络了五大城城主:土城、冰雪城、金银花城、水城、滨海城,经过磋商,约定下月初八,一起发兵攻打火城叛逆!”唐释伍快速说完后,脸上豪情万丈,火城仿佛唾手可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