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 愛下-第424章 暴怒【2更】 竖起耳朵 万世流芳 讀書

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
小說推薦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眼下,儒家策略性城。
溪降進而墨楚星從彈簧門進來,看來他而往裡走,神氣大變:“小公子,別去,危在旦夕!紙鳶猛烈再做一個!”
側耳聽風 小說
墨楚星從竣工失語症然後,封閉了對內界的隨感, 猶如成百上千害自閉症的英才童男童女通常,她們只對幾件事情興趣,對其它秋風過耳。
墨楚儀奉為使喚了這星,將墨楚星最歡愉的斷線風箏扔進了儒家天機城內。
墨楚星並不時有所聞佛家機宜城有多麼包藏禍心,對他的話,他就去撿斷線風箏。
“砰!”
陡,一扇沉重的水閘花落花開, 溪降就抱住墨楚星在肩上一滾,這才泯沒被砸到。
家庭和谐计划
可這可是一個開端。
“嗖嗖!”
袖箭齊發, 冰面也隨後輪轉了上馬。
故而稱機關城,出於野外每一山河地每一村壁都是坎阱。
溪降跟在鬱夕珩村邊常年累月,練功也過眼煙雲生硬於墨家功法,他原貌好,後又不無司扶傾的指點,上進快當
但在紛亂而新穎的墨家策城,人是三戰三北的。
“轟轟——”
多多利器襲來,活動固定。
溪降折騰逭了側面的箭矢,卻忽視了從斜兩側前來的冷刃。
火光直逼他天靈蓋!
不負眾望。
溪降心目只盈餘了一派灰心,縱使這麼樣,他還將墨楚星護在懷中。
“哐當!”
潭邊不脛而走了洪亮聲,切近好傢伙鼠輩被震開了一般說來。
冷刃的軌跡竟被武力改革了。
溪降趕不及發呆,麻利帶著墨楚星進到一度比較和平的天涯海角裡。
坎阱並錯事每時每刻在改變,每隔一段光陰會有空白期。
這也能讓他稍微喘口氣。
可剛剛是胡回事?
溪降怪之餘,更多的是愕然。
總裁寵妻有道
他愣愣地看著樓上仍舊敗的符紙, 腦海有長期的空白。
司扶傾給了他三張這麼樣的符紙,實屬至關重要隨時可能保命。
溪降並遠非太刻意,但還敦地塞進了衣內裡的囊,每天貼身裝著。
此刻他會深信,一經魯魚帝虎這張符紙,他已被這些冷刃改為了濾器。
溪降將結餘的兩張符紙大刀闊斧地塞在了墨楚星的隨身,柔聲說:“小相公,這器械能保命,你待在此間別動,我去目盈餘的自行,早晚有人不能將吾輩救下的。”
墨楚星雙眸微睜,結尾指手畫腳。
“唉,小少爺,您別跟我打手勢了,我看不懂啊。”溪降無可奈何地嘆了口吻,“那樣,吾輩如今設使能健在出來,我就去學手語,跟你交流咋樣?”
墨楚星搖動頭,又比了幾個四腳八叉。
這回溪降倒是看懂了。
以這幾天墨楚星每天垣給他指手畫腳。
意思是他只要能進來,他恆要見司扶傾。
溪降忖量, 你妹喲, 這時還想別樣的作業, 對得起是豎子性靈。
他挺服的:“行,小少爺,能出來伱醒目能見上。”
二相稱鍾後,溪降尋覓出了一對秩序,也最終迎來了次之個光溜溜期。
他靠著堵停歇,身上一經領有多處節子。
他看了眼手機,靡俱全燈號,何話機都撥不下。
“溪降,在之中是吧?沒往更深的地段走吧?”這時候,有稀薄籟從全黨外高舉,“見狀你也低位激動更多的機動,倘然你把驚鴻無影針的蠟紙授我,我就帶你出。”
苏幕遮
溪降眼神一冷,聽出了後者的聲氣:“墨楚儀!是你!”
他原看風箏是被風帶到了儒家事機市區,沒想到此間面墨楚儀還摻了招數。
墨楚星可是墨楚儀的親堂弟啊!
“你要明,如今沒人能來救你。”墨楚儀冷言冷語地說,“一五一十儒家,只我和墨晏溫領略此的路緣何走。”
她第一手不甘落後墨晏溫克成家主。
但又唯其如此抵賴墨晏溫牢靠千里駒,在膠紙廢人的境況下十全十美炮製出排名次和第三的毒箭。
這多日她徑直忍辱含垢,臉對墨晏溫恭恭敬敬,事實上直接在找將其取而代之的步驟。
算是一個機會擺在目下,她卻抓不到。
溪降慘笑了一聲:“你不配!你行凶墨家正統派小青年,你等著父團的掣肘吧!”
“和我有甚麼關係?”聞這句話,墨楚儀笑了笑,“是他自我要撿紙鳶,是他自身誤入儒家計謀城,是你要救他,繼他同船出來,還觸了任何謀計。”
“而我查出此事,美意前來給爾等帶領,是你並非我的拉扯,你要自尋死路,我又有哪邊手腕?”
溪降怒喝:“你下作!”
“對了,別怪我沒拋磚引玉你。”墨楚儀看了眼膚色,“黃昏十二點日後,佛家智謀城的纖度還會翻上十倍,臨候我都救不斷你,我給你一些鐘的啄磨空間。”
“不邏輯思維。”溪降呸了一聲,“墨家胡你會有你如此這般的垃圾!”
墨楚儀冷冷地笑:“骨頭還挺硬,行,那你就在中待著,我看你可知執多久。”
不怕溪降和墨楚星委實死了,那亦然他倆應,非要進來墨家自行城。
死無對證,沒人能把她爭。
**
上午五點,墨城國際飛機場。
司扶傾從鐵鳥上跳了下去,她手法拉著冷藏箱,另一隻手推著竹椅。
在航空站外守候已久的沉影前進,樣子氣急敗壞:“九哥,溪降渺無聲息了。”
鬱夕珩神志安靜,但味道沉了下:“焉回事?”
“我打他無線電話沒答話,去他家也沒找出他人,後來埋沒他誤入了佛家機動城。”沉影音火速,“當前還不寬解他卒豈幹什麼進去的,家主閉關自守在國本光陰,吾輩都進不去!”
“嗯,我曉暢了。”鬱夕珩閉了長逝,展開後,是一片滴水成冰的殺伐,“我先返回。”
他外輪椅上站起來,起身上樓。
司扶傾將水族箱往沉影口中一塞,完竣駕座的方位。
飆車,她最懂行了。
如今就滯滯汲汲地飆一場。
**
昱業已落山了,儒家機謀城上場門口,湊合了博護兵,進而打攪了二老者。
二老人也急得轉悠。
他也不明瞭路若何走,率爾登不獨沒門兒救人,倒轉應該會激動更多的坎阱,致使無能為力的弒。
派人去找墨楚儀,墨楚儀又恰巧不在城中,當前還石沉大海迴歸,這可什麼樣?
任憑溪降一仍舊貫墨楚星,都是緊要的人氏。
二老記正要緊著,黑馬他前邊一花,兩道人影既往方掠過,居然徑向防撬門口而去。
他做聲礙口:“哎,夠勁兒,未能出來,出來會——”
二遺老的話音戛然而止。
蓋兩僧徒影早就收斂了,他還是沒看透楚繼承者的形象。
二年長者跺了頓腳:“交卷,壞事兒了!”
他翻轉問:“家主喲光陰出關?楚儀有哪門子時能返回?”
掩護長忙說:“楚儀丫頭正歸來的中途,再快也要一下鐘點。”
二老深吸了一舉:“沉痛的作業,讓她快點!”
現這政,他總認為小不太對。
司扶傾和鬱夕珩已經到了墨家策略性市內。
氛圍裡廣闊無垠著清淡的腥味兒味。
司扶傾的心情一冷。
仙草供应商 寂寞我独走
她逐年清退一口氣,尋著鮮血的寓意找人。
恰在這時候,新一輪毒箭和軍機動了。
“唰唰!”
“咚、咚、咚!”
鱗集而爆。
兩人的本事都不差,整整躲了疇昔,司扶傾也終久瞧見了身形。
“九哥,我望見他倆了。”她輕快地規避毒箭,巧從右首的經過去。
鬱夕珩突束縛她的手,把她往懷抱前後:“這邊走,那裡是末路。”
為了加快速,他將他參半抱了開,輕而易舉地越過,達到了西頭的角裡。
面前曾經能夠說是一度人了,是血團。
溪降全身雙親都是金瘡,一派血肉模糊。
司扶傾的手頓了頓,舒緩垂下,隨即執棒,筋都跳了躺下。
她落寞地緊握幾顆藥,給溪拗不過下,手指頭卻止不了地觳觫。
她屈從,也看見了符紙的零碎,鬆了一鼓作氣。
還好。
該署符填料作開端很難,會泯滅她翻天覆地的元氣心靈,每次造竣工人身都會缺損。
但可知保村邊人的命,她不會貧氣。
“九哥,他、他……”溪降兼而有之覺察,生吞活剝張開眼,“先、先救小相公,我還撐得住,我、我空閒的,閒空的……”
他的鳴響逾微小,又日漸安睡。
鬱夕珩眼波深得人言可畏,他將墨楚星撈到懷中,手法在溪降的隨身點了幾下,輟血,又將他背起。
他動靜冷漠,雲消霧散全升沉:“先出。”
逝世安寫,長遠雲消霧散教過旁人了。
茲欣逢一番盜版槓精,問為何叫大夏帝國?大隋唐憑怎樣不曾改朝換姓,之名真不知羞恥,差評,接下來給傾傾打了一星。
我……???不明亮說怎麼著,不得不祝你身材健康。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 卿淺-271 司扶傾直播,女友是林晚蘇【2更】推薦

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
小說推薦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桑砚清正在给经纪人助理口述澄清词。
听到这句话,她愣了下:“帮什么?”
“帮他把真正的女朋友挖出来啊。”司扶倾眉挑起,“都碰瓷到我这里了,不帮说不过去了。”
“他女朋友是圈内人还是素人现在还不清楚。”桑砚清皱眉,“他背靠盛星娱乐,惯会用这种公关手段。”
“他这段时间肯定不会再跟女友见面,等事情压过去到时候再分手恢复单身, 还能把以前的粉丝再吸引回来。”
同为经纪人,她清楚的知道许嘉年团队的打算。
经纪人助理又拿出手机:“桑姐,电话。“
桑砚清接起,听了几句,她十分讶异:“好好好,那先谢谢你们了。”
通话结束, 她开口:“是贺兰泽团队的电话, 他们说他们会尽力挖出许嘉年的女朋友,帮你澄清。”
司扶倾饶有兴致:“有仇?”
“对家。”桑砚清点头, “我查了下,前两年他们对打,许嘉年团队刻意污蔑过贺兰泽睡粉,虽然最后被澄清了,但当时贺兰泽经历了好几个月的全网黑。”
司扶倾淡淡:“手段挺脏的。”
“是挺脏的。”桑砚清摇了摇头,“等你的资源越来越好,眼红你的人也会越来越多,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这样, 你和他们说,咱们今天就会把那位真女友放出来。”司扶倾摸了摸下巴,“顺便再帮他们澄清一下当年的睡粉事件,他们给个雇佣费就行。”
桑砚清:“???”
还有这样的挣钱方式?
“快快快。”司扶倾整理了一下妆容,“我先去拍戏了,伱记得给我谈好生意。”
桑砚清麻木地回拨。
听完之后, 贺兰泽的经纪人也是满头问号。
“兰泽, 这位司小姐十分有趣啊。”他转头, 对贺兰泽说, “不过许嘉年藏得那么深, 我估计他们找不到。”
贺兰泽神色淡淡:“找不到也要找,当年的事我可还记得。”
被污蔑的是他也就算了。
但当时那位粉丝被网暴,现在还是重度抑郁症。
“放心,他这次彻底塌了,就算以后回暖也没办法和你比。”经纪人说,“但你放心,当年他污蔑你的事情这一次算清楚。”
**
《渡魔》剧组这边。
天地盟武术部的成员抵达。
“倾倾啊,这是天地盟武术部的武老师。”汤海秋介绍,“他三岁开始习武,已经练了三十年了。”
司扶倾笑了笑:“武老师。”
武老师是个严肃的老大哥:“司小姐。”
他有将司扶倾上下打量了一眼,““汤导,我们还是换剑吧,剑更配司小姐。”
汤海秋于是让工作人员将备好的长剑拿来。
武老师带着司扶倾去一旁说戏。
他先是讲解了几個武打动作,准备带着她演练几遍。
“武老师,不用。”司扶倾说,“我可以直接开始。”
“那行,先来一遍。”武老师点点头,“刚好我看一看你的问题所在。”
机位架起, 汤海秋坐在监视器前。
司扶倾在剧组有个称号叫“一条过”, 到现在她都没有被卡过一次。
可这一次的打戏没那么容易。
汤海秋做好了多拍几次的准备。
监视器里,司扶倾缓缓抬头。
她没有带任何黑化妆,只是素颜,可一个眼神足以让人心颤。
下一秒,她忽然凌空一跃,手中长剑翻转。
姿态凌厉却不失女性之美。
一个翻身落下之后,周围岩石震动。
“轰!”
道具炸弹炸开,烟雾弥漫开来。
“卡!”汤海秋脸都激动红了,“很好,一条过了,咱们打戏结束了,休息一下拍下一幕。”
司扶倾将剑放下,去旁边喝水。
汤海秋又将刚才的镜头看了好几遍,越看越惊艳。
“小武,你又有进步啊。”他连连赞叹,“这个连招太帅气了,还有这个剑花,挽的真不错,你教的好啊。”
武老师一头雾水:“没,这不是我教的,司小姐说先来一遍。”
汤海秋:“???”
武老师也悟了,他十分惭愧:“汤导,我觉得我不配当这个武术指导,您要不然另请高明?”
汤海秋麻木了。
武老师决定拷一份回去给他师傅看。
看看什么才叫大夏功夫。
“你等等。”汤海秋把司扶倾叫住,“你刚才那个剑花,是怎么挽的?”
“剑花?”司扶倾拿着剑,手腕翻了几下,“就这样啊。”
眼花缭乱的汤海秋:“……”
就这样?!
他需要去冷静一下。
汤海秋还打算让别的演员学一学,这学个屁?!
“司小姐练过吧?”武老师临走前,忍不住开口,“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武术部?”
“是练过一二。”司扶倾挥了挥手,“有时间可以切磋切磋,加入就没有时间了。”
武老师痛惜武术部失了一名人才。
又一场戏拍完,统筹大喊:“司老师,有人来探班了。”
司扶倾转过头。
“司老师!”许昔云十分兴奋,“司老师,你演的太好了,没想到你的演技是真的高。”
苏漾走过来:“帮你的粉丝发了一张你的照片。”
【@苏漾V:送你们一张图[图片]】
图里面司扶倾倒在了地上。
浑身是伤,衣服沾满灰尘。
可以说是毫无形象。
可她的颜值的确够硬。
这样的扮相竟然都撑起来了。
换做其他明星,只会是惨不忍睹。
看到这张图片的网友们:“……”
【……我现在信苏哥和司扶倾之间绝对是纯友谊。】
【???你真的不怕被打吗?】
【苏神也就是没进影视圈,你让他进,看看还有没有许嘉年之流的存活之地。】
【顶流和顶流之间果然有壁,许嘉年在苏神面前根本不配当顶流好吗?】
司扶倾转了转手里的剑,微笑:“你真的不怕被打吗?”
苏漾拎出几个大盒子,低头:“姐,我给你买了炸鸡。”
“放那。”司扶倾打开电脑,在键盘上敲了几下。
许昔云凑过来:“这是什么?”
“我调一下他们那家店的监控。”司扶倾轻描淡写,“啧,还删了,也没关系。”
很快,监控被调了出来。
许昔云一愣:“这是林晚苏?”
司扶倾眼眸一眯。
“原来是她。”桑砚清恍然大悟,“我就说她对你的敌意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我当初果然有先见之明。”
司扶倾:“……你当初说我抢她男朋友了,我什么都没干。”
“假想敌,我懂。”桑砚清冷着脸,“我这就让人爆出去,还敢溜你,也不知道是谁蹭谁的热度。”
“桑姐,你得快点爆。”许昔云拿着手机,“这些营销号已经开始确认司老师是许嘉年女友了。”
【@吃瓜小能手V:许嘉年的女朋友是司扶倾无疑了,被拍的小镇离《渡魔》剧组只有十公里,那边本来就是偏远地区,许嘉年怎么可能突然跑过去?】
【我也觉得,谁没事去那边约会,肯定女朋友就在呗。】
【早就在《求生六十六天》里看到猫腻了,刚好也印证了他们刚谈不久。】
【司扶倾工作室出来说话?你们澄清了也没个证据证明一下。】
郁棠是网上冲浪高手。
她第一时间就看到了,立刻给郁夕珩打小报告。
“九叔,不得了啦,倾倾和许嘉年的cp超话居然冲到了cp超话榜的第一,这些CP粉都眼瞎了吧!”郁棠怒气冲冲,“我们倾倾是不可能看上一个没有实力的顶流的!”
郁夕珩眉微动,淡淡的:“cp超话?”
“就是情侣档!”郁棠很生气,“太可恶了,许嘉年还不澄清,他就是故意的!”
“嗯。”郁夕珩眼睫垂下,几秒后,他语气淡凉,“你再看一下。”
郁棠一愣,下意识地照做。
可她点进去后,页面却显示“此超话暂时不开放”。
郁棠张大了嘴巴。
卧槽?
郁夕珩已经挂断了电话。
他修长的手指轻敲着桌子,声音温凉:“这点小事,应该不用我教你们?”
凤三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溪降立刻大声开口:“不用,爆他黑料,卖他老婆,让他粉丝的塌房来的更激烈一些。”
郁夕珩嗯了声:“去。”
巫祝少女
每天早上都想喝你的洗脚水
溪降高高兴兴地去忙活。
凤三紧忙跟上:“你懂得不少啊。”
“那是。”溪降得意洋洋,“我输了十二个月的工资给司小姐,娱乐圈的那些套路我已经很懂了。”
说着,他哎了声:“司小姐要开直播,我们动作快点,我要看直播呢。”
凤三:“……”
人就在跟前看什么直播。
就在全网一边倒猜测许嘉年的女友的时候,司扶倾工作室发了一条微博。
【@司扶倾工作室V:晚上某人要直播,约吗?】
【约约约!】
【有点害怕,不会真的跟恋情有关吧,不要啊……】
【司扶倾要是跟许嘉年谈,那肯定是对她有好处啊,吸顶流的血,啧啧。】
六点一到,网友们已经在直播间里蹲好了。
程序员小哥也严阵以待。
生怕再爆出什么大料,系统又瘫了。
“拍了一个月的戏了,今天才有时间和大家聊聊天。”司扶倾一手撩起前额的发,另一只手开了瓶可乐,“对了,有人造谣我谈恋爱隐瞒恋情没担当,我觉得书面澄清还不够,所以今天直播也说一下。”
“第一,照片上的人不是我,我身材没那么差。”
【笑死。】
【确实,身材完全对不上好吗?我老婆这几个月都在健身,有肌肉线条的,不是饿出来的那种干瘦。】
林晚苏也在看直播,她气疯了:“你看她!你看她在说什么?!”
她身材很差劲?
这不是公然在贬低她?
“你冷静下,她也就是嘴上说说。”经纪人头疼,“现在炮火都在她身上,只要你不发声,什么事都没有。”
得知林晚苏和许嘉年在谈,经纪人第一想法是惊喜。
但他也知道,爆出来对林晚苏不会有任何好处。
“也是。”林晚苏冷静下来,“又没人知道是我,被骂的也是她。”
直播还在继续。
“第二,我昨天晚上确实在小镇上,不过和经纪人在吃饭。”司扶倾晃了晃手机,“我没工夫见别人。”
“第三,我看不上许嘉年,我偶像是胤皇陛下。”
“最后,鉴于有些人还有某个团队一直在造谣我,我澄清了还说我狡辩,结果你们又不上自证。”司扶倾懒洋洋地笑了笑,“刚好我无意间拍到了一些照片,那么就只好我帮你们上了。”
她这句话一出,网友和粉丝们都有些懵。
林晚苏心里一个咯噔:“她什么意思?她又想干什么?”
她当然想直接公开。
可她会被许嘉年的粉丝骂到退圈。
林晚苏挺害怕的。
司扶倾直接上了图:“来,看清楚,上面的人是我吗?”
这是几张高清大图。
女方的脸清清楚楚,还带着娇羞。
林晚苏的脑子“嗡”的一下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