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小李飛刀之鬼見愁-93.諜中諜推薦

小李飛刀之鬼見愁
小說推薦小李飛刀之鬼見愁小李飞刀之鬼见愁
李翰心里甚是担心谭玲玲的安全,朱莉文虽然做好了可口的饭菜,但是,他没有胃口,吃了几口饭菜,便放下筷子。
山田樱子心里这才明白,李翰心里装着的是谭玲玲。
她不由红了眼眶,芳心全是醋味,她愤然地说:“没想到你爱的人是谭玲玲,没想到你对我全是利用,枉我如此诚心待你。”
她也气呼呼的放下碗筷,胃口顿无。
李翰急急解释说他和谭玲玲、朱莉文共患难,担心谭玲玲的安全是很自然的事情,请山田樱子莫要介意。
如此一来,朱莉文又不高兴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很难伺候。
李翰只得自己去后厨洗碗筷,以哄朱莉文开心。
稍后,他驾车载着朱莉文到山田家门前,放下朱莉文,以便接应谭玲玲。
山田樱子乔扮成男子,头戴鸭舌帽,悄然跟踪而来。
李翰驾车绕到宪兵司令部附近的公用电话亭旁边停车。
张铁过来,将宪兵押送百余名民女关进看守所的情况向李翰作了汇报。
李翰拿出三百元法币奖励他,便驾车而去。
他绕道来到原陆军军官大学附近的公用电话亭,冰雪过来向他报告佣仁的行踪。
情婦 是 前妻
她说佣仁上午到了这里,但是刚才去了剑道馆,并说依依现在剑道馆附近盯着佣仁。
她怎么知道佣仁呢?
这是因为昨天今井太郎到陆军军官大学拜会佣仁的时候,冰雪偷拍了他们的相片。
而当时佣仁出来迎接今井太郎。
佣仁的样子也很豪气,衣着很华丽,前呼后拥的。
所以,她断定那人便是佣仁了。
尚年 小说
佣仁与今井太郎还是海军军校的同学,所以,佣仁出来迎接今井太郎,其他人则没有这个规格。
李翰嘱咐冰雪去陪伴依依,接应依依,还给了冰雪一大叠军票和法币,以便在剑道馆附近买东西吃方便。
然后,李翰驾车前往大世界,穿梭于人群中,找到刘文林后,便和刘文林挨在一起抽烟,端着红酒杯四下张望,又低声将民女被关进宪兵队看守所的情况向刘文林作了通报,也猜测佣仁很有可能藏住在剑道馆。之后,他也把自己购买了商业电台以及在下关码头租用十三号仓库之事,也告诉了刘文林,他说那里可以供后面来的游击队员栖身,但是,也要提防特高课派特务混进十三号仓库。随后,李翰便走上二楼克拉的雅间,向克拉通报了苏日矛盾的情报:他说经过研究领事馆的相关翻译资料,日军将今年7月左右,派其第23师团开进海拉尔,将组建亚洲第一支机械化装甲部队、第一坦克装甲旅团,并会集结25000人先头精锐部队首先进入战场,其主战坦克是95式和89式。
克拉感觉这个情报价值太大,便给了李翰两条小黄鱼及三百块现大洋。
其实,这并非李翰研究得来的情报,他没时间没精力窃取这方面的情报。
这其实是他凭记忆获取来的史料,也就当作情报卖给克拉了。
李翰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不敢随便花尚望给他的钱,而他的队伍每个人需要花费,所以,他也需要钱,而在黑市上卖情报则是来钱最快的。反正很多情报与自己的国家无关,与自己无关,与自己的队伍无关,与复兴社特务处无关,干脆就卖给克拉吧。他在雅间里填饱肚子,便起身离开,然后出来等候谢秋琪,待谢秋琪唱歌结束卸妆之后出来,他就接谢秋琪下班,并驾车陪谢秋琪到香河去练枪法,练武功。
两个小时后,谢秋琪喊累,还主动躺倒在李翰怀中,两人在草地上弄湿了身子,嘴对嘴的翻滚了一会。
愛 妃
但是,就在李翰迷糊脱衣之时,眼前忽然出现了满脸甜笑的谭玲玲、怒气冲冲的朱莉文、眼神幽怨的山田樱子。
他陡然惊醒过来,没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
这让谢秋琪在激动中又很失望。
两人整理衣衫,起身回家。
李翰在驾车送谢秋琪回其公寓的路上,两人皆无话可说。
气氛有点尴尬。
……
谭玲玲乔扮成山田樱子的样子,傍晚以下班的方式回到山田家,娇滴滴地更衣从山田樱子的香闺里出来,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静候家佣做好饭菜来叫她吃饭,做足了大小姐的派头。这个时候,上村花子回来,问“山田樱子”可有到医院上班?谭玲玲说有,但是,不舒服,老被人盯梢,所以,工作不认真,不时的出来透透气,现在到了医院,真不想与任何人接触。不一会,保姆来叫她们俩吃饭。
上村花子让“山田樱子”带些饭菜,送到医院去给山田亦男吃。
谭玲玲撒娇说,儿子就是儿子,妈妈很重男轻女哦。
但是,她依令行事,拎着饭菜来到圣战医院,来到303室,给山田亦男送饭菜。
山田亦男凶神恶煞地打翻了那些饭菜,怒骂“山田樱子”不是东西,竟然搭上了敌谍。
谭玲玲说没有,对“山田太吉”也没什么印象。
山田亦男说“山田太吉”进入领事馆工作可是你向父亲推荐的哦。
谭玲玲佯装哭泣,拎着特务给她捡起来的饭盒跑开了。
山田亦男几天没见到酒井久香了,心里甚是烦闷。
谭玲玲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先到医务室,佯装看书做笔记。
她听医生议论皇上特使感冒了,要派最好的医生到剑道馆去。
此时院长进来,让“山田樱子”陪圣战医院的最好的医生森村山夫去剑道馆。
谭玲玲随森村山夫来到剑道馆,接受了严密的盘查和搜身,才得以见到佣仁,并给佣仁打针。
她发现佣仁住在剑道馆的密室里,要想进入这处密室,可不容易。
无论如何,进入密室的人都会暴露身份。
她也注意到佣仁的这间密室的正中间,悬挂着他们皇上的画像,她趁佣仁不注意的时候,趁佣仁和森村山夫聊天的时候,趁佣仁侧转背部、撸起衣衫给森村山夫看脊椎骨的时候,她伸手轻轻的移动了皇上的画像,发现画像背后,悬挂着六把宝剑和清明上河图。稍后,她回到医院后,值夜班,待到夜深更静的时候,她按照李翰教的办法,混合十几种针水,给来到井口桃子的病房。井口桃子此时沉睡着,谭玲玲便给她打了一针,又来到徐又远的病房,但是,徐又远很警觉,谭玲玲没法给他打针。之后,她又给浅田正野、森木次子打了几针。
天亮下班,她回山田家里,向上村花子报告了山田亦男打翻饭盒的情况,并说山田亦男如此为酒井久香所迷,绝非好兆头,可能会给家里惹祸。上村花子无奈地说,那也是她的儿子,一切等你父亲的特使回来再说。稍后,上村花子便拎着饭菜去医院看望山田亦男。谭玲玲看到上村花子乘车而去,便从后门出去,将画好的剑道馆的密室地图及六把宝剑和清明上河图的位置,扔给了前来接应她的朱莉文,然后回家睡觉。朱莉文拿到纸团,回到竹竿里11号,静候李翰下班来取。但是,她发现山田樱子不知所终,心里甚是焦急,便四处寻找山田樱子的下落。她真怕山田樱子是谍中谍,如果真是那样,那就坏大事了。
午饭时,山田樱子穿着破烂,戴着鸭舌帽子回来了。
她说她只是出去透透气,也感觉特工工作很好玩。
朱莉文潜伏也有一段时间了,知道山田樱子是不会说真话的,于是,她也不再问,做好了两人的饭菜,便请山田樱子就餐。李翰今天驾车上班,暂时无重要资料翻译,便让小岛美智子教他发报。他练习收发报一天,傍晚下班时候,小岛美智让他请吃饭。他请小岛美智子到“清风酒馆”吃饭,两人喝了点酒,小岛美智子又让李翰请她到大世界跳舞去。
李翰说他不会跳舞。
小岛美智子说可以教他。
李翰说能否到小舞厅去?这样,就不会有太多的人嘲笑他了。
小岛美智子也答应了,便领着李翰来到红牡丹歌舞厅。
这是一家新开的小型歌舞厅,也有歌女驻唱,但不是有名的歌女,长相还可以。
剑如蛟 小说
这家小型歌舞厅让人很舒服,人们自主的大厅里或跳舞,或是在吧台上品酒聊天。
不杂乱。
两人在舞池里练舞。
小岛美智子说练舞,其实还是试探李翰。
她先说跳探戈舞,而后又说跳波尔卡舞,最后说跳华尔兹舞。
但是,李翰心中有数,也确实不会跳舞,更不会跳这种来自西方的舞。
他此时的笨拙,并非装出来的。
所以,这个晚上,小岛美智子脚背都被他踩肿了。
走出舞厅的时候,小岛美智子一瘸一拐的,难受死了。
她回家后用电话向酒井久香报告了情况。
酒井久香鼓励她坚持下去,她说敌谍很狡猾的,没那么容易露出狐狸的尾巴。
小岛美智子气呼呼的挂上了电话。
李翰驾车东拐西拐,回到竹竿里11号,遭到了山田樱子的怒骂,她说她受罪,却让谭玲玲享福,她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