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戰歌擂-第一百零九回 我要殺進所有人讀書

戰歌擂
小說推薦戰歌擂战歌擂
老夫子急速搜寻,很快到了这寨主房外。
“什么人”守卫发现来来人,急忙拔剑应对,老夫子是何等角色,岂能给他们反应时间,几指下去,纷纷倒地晕厥。
他步入房中,“嗖嗖嗖”哪料一柄又一柄毒箭从墙缝孔中射出,他急忙飞旋欲踏上房梁,哪知刚向上飞,头上钢筋铁骨打造的牢笼,径直扣下,“不好”他急忙变换身法,改上旋,为先前飞进,可刚一向前,前方蛇头火焰喷出,不妙,他急忙在半空向后空翻,一下子退出了房间。
“怎么回事儿”原来是方才其中一个女子被击晕之前,快速按动了机关。
而这房间密室之中,无情听到了门外打斗,更加快了步伐,想要快速解决,只见,她骑在迟来的身体之上,施展身法,让那小和尚悍然而起,几个手法下去,引全身精血与下腹,“呵呵呵,师父,多谢你了”而这晕厥中的迟来,似乎有所感应,手指微微颤动一番,脸色在女人的操作之下,瞬间变得煞白无色,看得出来,他想反抗,却有无能为力。
“师父,我来了”女人就要来这最后一博,门外的老夫子急得心情焦灼,来回走动,“怎么办,怎么办,不管了,不管了”只见他运出强大内力,狂风呼啸,胡须乱飞,他以风为剑、以水为剑,强行想要击毁这房间,“去”一声去字,“刷刷刷”风水之间,如千军万马,气势恢宏,浩浩荡荡向门中射来。
“哐当哐当”片刻之后,屋顶被掀、门窗被毁,尘埃弥漫,老夫子以为这下应该解决了问题,准备运气收势,可就在此时,数柄飞盾,交替飞旋,从房子飞出朝其面门而来。
老夫子见状,急忙双手拳头用力,一股真气包围身体四周,那飞盾遇上真气,一下子在盾沿展开了利刃,欲破真气而近身。
“啊”老夫子一用力,数柄飞盾弹射而出,有的插在了梁柱之上,有的则擦入地面,“滋滋”老夫子定睛一瞧,“有剧毒”
霸情總裁,請認真點! 千夜星
“这机关好生厉害”再一看,屋中烟雾散去,门窗虽毁,然结构犹在,并无变化,“这房间究竟是何打造,竟然这般牢固”老夫子捡起一个石头丢了进去,刹那,仍然是飞箭传梭,毒液喷博,“完了,完了”老夫子料定这迟来是救不了了。
可令人没想到的是,不知是这迟来的信念,还是我深处危险之中,受到了强烈刺激,就在无情下手的时候,迟来先前从我这里夺过去的明月无情剑突然有了响应,这剑“嗖”的一下,从迟来的身边飞入半空,不停旋转,明月无情剑一出,天空骤然变色,闪电与惊雷在空中浮现,云彩也成了倒斗式,强烈的压迫之感席卷而来,“轰隆”一声雷响,明月无情剑,引闪电于剑身,“好了,好了,有救了有救了”老夫在房外看到这一幕,心中顿时来了信心。
无情见剑停在半空不停旋转,她顿觉不妙,急忙停下了动作,对着这剑“不管是谁,今夜也别想挡我去路”,说完就使出内力对着那剑一击,岂料无情剑径直将她袭过来的内力全部吸入,转的更快了,无情紧接着就是一吸,一柄女剑从身后缓缓升起,“杀”一声呐喊,女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刺明月无情剑,哪知就在此时,明月无情剑眨眼间因一道闪电于其身,调转剑身,剑尖对着无情,快速飞奔而来,与那女剑在空中相撞,瞬间,那女剑从剑尖一分为二,直贯剑柄,断为两截。
逆转影后
明月无情剑继续前行,冲杀无情,无情这才意料到,这柄剑的强大,急忙运气,片刻胸前鼓出一大气团,黑布隆冬,无情剑一下子就刺了上去,“啊啊啊”无情用尽全身力气,青筋暴走,“嘭”一声巨大声响,房间里所有桌椅瞬间被震碎,“啊”无情被这冲击力一下子击飞墙上,弹到了地面。
“噗”一口鲜血喷出。转眼间,就遁至机关处,转动按钮,逃出密室。
而这明月无情剑,则插入地面,巍然耸立。
老夫子见有人出来,一看原来竟是无情,这不正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来人啊,来人啊”无情一出密室就开始呼喊,可周围的部署都被老夫子解决。
“寨主,哪里走啊”
无情一看不妙,急忙逃遁,老夫子一个闪现,“你是走不掉了,跟我走吧”
无情不甘,催动功力,很快,毒蛇、蟾蜍、蜘蛛争相爬出,密密麻麻,“哈哈哈,我的地盘你还想拿住我,笑话”
一嫁大叔桃花开
“是吗?”
只见老夫子一用功,四周树叶皆为所用,如利剑一般,在蛇虫鼠蚁中,横冲直撞,很快就被斩杀的寥寥无几。
“寨主,你的功力太浅,不是我的对手”话一说完,右手一抛,一股强大力量朝着无情袭来,无情只得运功地方,内力还使完全,突然一下便晕厥在地。
老夫子见不妙,急忙一个飞身,一下子抱住了无情,无情则在迷迷糊糊中,看清了老夫子的面庞。
“诶,你别睡,你别睡,机关在哪里,说话啊,说话啊”
可无情已经睡了过去,没有办法,老夫子只得掳了这无情,前来救我等。
村长的妖孽人生 小说
途中经过小姐和丫鬟的房间,也一遍叫上了他们。
“前辈,这是?”
“这就只寨主”
“什么,这个疯女人,看我不杀了她”丫鬟说道。
“现在还不能杀他,我的朋友还在奋战,要想安全离开这里,还需要她”
“前辈说得对,凝香,休得无礼”
“你们跟紧我”说完,老夫子抱着无情前来。
而这头,房屋爆炸之后,我跟白泽急忙从房后绕道前方,白泽先是一个变身,一声怒吼,直接就镇住了这千军万马的女人。
“杏儿、王叔”你们在哪儿,我焦急的叫喊,没有声音。
“哈哈哈,你们这些男人该死,他们死了,哈哈哈”女人中传来声音。
“胡说,他们不会死”
“死了、死了,已经被我们炸死了”
“啊,你再说一遍”
“再说千遍又如何,难道还能复活不成,你、你们,我要你们偿命”我不知哪里来得勇气,瞬间体内热量如大海一样翻腾,双眼突然被血气灌满,“吼”白泽突然仰天再次怒吼,原来的我天狼斑此刻再次放红,白泽的屁股上,一样闪着滚烫的红光,疼的他不得不大声嘶鸣,而我,竟然完全不知疼痛,“剑……来……”我缓缓抬头,天空突然变色,周围树木狂风大起,比那老夫子运动的真气竟然不知强了多少倍,而此时,恰是无情要对迟来下手之时。
这无情剑刹那苏醒,好似有了思想一般,竟然不顾召唤,先是一击击退无情,而后从插入的地面,穿密室屋顶而出,无论什么打造而成的密室,在其正邪之间,皆不能抵,片刻,剑以飞快的速度闪现至我的手中。
“你们都给我去死”我手握明月无情剑,对着那声音来的方向就是一劈,片刻之间,这无情寨被拦腰斩断,一分为二,“哐当哐当”依山所建之寨倒塌了一半。
我真不是仙二代
然就在我挥出一剑之后,心中的血念越来越涌动,我不知道被什么力量推动,越来越想挥动第二剑,鲜血让我狂躁,强大让我快感,我要杀尽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