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盛夏伴蟬鳴 起點-part326:回老家閲讀

盛夏伴蟬鳴
小說推薦盛夏伴蟬鳴盛夏伴蝉鸣
傍晚六点多,肖俊辉一家迎着落日晚霞回到木心村,在老宅的一众人纷纷出门,本来就热闹的房子变得更加热闹了。
肖宁婵一下车就乖乖巧巧喊人,然后直奔汪素素旁边的肖舒文,在小家伙茫然又害羞的眼神中轻轻地捏一下他的脸颊,期待又小心翼翼问话,“还记得姑姑嘛~”
一旁的肖心瑜丝毫不给面子说,“不记得了。”
肖宁婵笑着起身,嗔了一眼她,问什么时候到的。
“刚到一会儿,我还以为会是你们先到呢。”
肖宁婵解释,本来早早就要出门了,然后她妈,弄弄这个又弄弄那个,时间就过去了。
正在跟肖大伯母说话的白静淑听到她这的话瞬间就不乐意了,吐槽:“是谁一直不愿意起床,喊了几次还赖在床上。”
众人都把目光放到肖宁婵身上,眼神里满是笑意。
肖宁婵略不好意思偏头,嘟囔:“我后面不是起来了,我起床了你还在收拾东西呢。”
肖心瑜看着好笑,“所以你们两个互相揭对方短了。”
肖宁婵耸肩,看向不远处山头火红的夕阳,兴致勃勃道:“我们去散步吧,太阳快要落山了。”
此言一出,年轻的都附和,于是五六个人说说笑笑出门。
白静淑看了眼出门的年轻人,看向自家嫂子,“做饭了吗?我带了菜回来。”
肖大伯母跟她拿着东西进厨房,肖俊辉与肖大伯进屋聊天,肖爷爷与肖奶奶看着热热闹闹满是生活气息的屋子,满是褶子的脸庞因为笑容更显皱眉。
肖宁婵他们出了家院子就往果园方向走,经过小卖部的时候一人要了一根冰淇淋,然后边吃边聊边散步。
汪素素与肖舒文大手拉小手走在最前面,三岁多的小家伙对好多事都处于好奇状态,不时就问两个让汪素素哭笑不得的问题,但肖妈妈还是很认真的进行了回答。
中间的是肖心瑜与肖宁婵两姐妹,一个穿着优雅精致的天蓝色雪纺连衣裙,一个穿着简单舒适的运动套装,一个美艳动人,一个青春靓丽,金色的落日余晖落在两人身上,像是为她们披上了一层金纱,美得让人惊心动魄。
好看得让人心情愉悦的两姐妹此时正在激动又八卦的讨论着事情。
肖心瑜质问某人昨天肖安庭请客怎么不叫她。
肖宁婵反驳:“我们倒是想叫你,刚问了你在哪儿你已经气势汹汹喊着说要跟男朋友吃饭,没空理我们,爱干啥干啥。”
肖心瑜:“……”
肖心瑜讪讪一笑,“呵呵,我那不是……那你不说清楚由来,我要知道是跟阿庭女朋友吃饭,那我肯定踢了老霍自己来。”
肖宁婵嘿嘿笑,一脸猥琐说:“我要把这事告诉霍大哥。”
肖心瑜一点儿也不担心开口:“说呗,我还怕你不成。”
肖宁婵看到她这个反应,嫌弃地翻白眼,仗着霍大哥喜欢就肆无忌惮,哼。
肖心瑜才不管她的嫌弃,扒拉她的衣服兴致勃勃问肖安庭女朋友的事。
自昨晚跟今天下午,肖宁婵还没有跟人聊过肖安庭与苏槿凡的事,闻言也兴奋起来,噼里啪啦就说了起来,听得肖心瑜津津有味又追悔莫及。
队伍最后面是肖安晨与肖安庭两兄弟,自肖安晨上高中后两人见面就不多,这两年更是一年没见几次,可是从小一起在木心村生活的日子他们都记得,因此两人间没什么疏离感,肩并肩走路,聊着彼此工作上的事。
木心村的年轻人都出去工作了,像肖安庭他们有空就回来的人并没有几个,但是小孩子还是挺多的,周末时候都在村子里玩,哪儿都是他们的欢声笑语。
肖安庭他们在木心村不是查无此人那种,反而很多小孩都认识他们,看到他们走动,都笑着跟在他们身后,不一会儿队伍就成了五个大人,七八个小屁孩跟在后面了。
肖安晨他们到附近的果林逛了好大一圈,陆陆续续看到几个傍晚时分果园里出来工作的人,仔细瞧还发现出这是村里哪家的大婶。
八月底天色完全暗下来已经是差不多八点了,肖安晨他们堪堪在七点半的时候回到家。
肖大伯母看到他们,笑着说:“正想着要不要打电话喊回来吃饭呢,回来了刚好,吃饭了。”
肖宁婵看一眼手机时间,毫不犹豫打开聊天软件,果不其然半个小时前叶言夏给她发了消息,说起床了。
肖宁婵脸上瞬间带上笑,飞快回了两条消息,然后迅速打饭端菜摆凳子,勤快得众人都傻愣愣看着她。
肖宁婵看着呆愣的众人不解:“都愣着干嘛?吃饭啊,没听到我妈一直喊吃饭啊。”
肖心瑜笑着走过去,打趣:“我只是奇怪你今天觉悟怎么这么高?”
肖宁婵才不会让她知道自己的意图,傲娇说:“觉悟高不好吗?还是想着让我躲起来,等你们都弄好了我再上桌。”
肖心瑜急忙阻止:“嘿嘿,这个算了,这样就很好。”
肖宁婵斜斜扫一眼她,招呼众长辈落座。
这是端午节后第一次大聚会,众人都有聊不完的话,餐桌上一派欢乐融洽。
肖宁婵耐着性子陪长辈们聊了会儿,然后悄无声息放下碗离桌,迅速上楼躲着给叶言夏发视频通话。
两人刚一天多没见面,但不懂是不是因为叶言夏远在他乡的缘故,肖宁婵看着对面的人,总觉得他们好似许久没见了一样。
远在异国他乡的叶言夏看到女友也有这种感觉,看到那人眼睛嘴角藏不住的笑意,忍不住跟着笑起来,“什么事这么开心?”
“看到你就开心啊。”
话一出,两人都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的肖宁婵急忙捂脸,害羞不已说:“就随便说说。”
“那意思是看到我不开心了?”
肖宁婵幽幽看他,不开心我还找你干嘛?
叶言夏笑了下,发现她那边的环境不一样,疑惑问她现在在哪儿。
肖宁婵给他看一眼自己所在的地方,然后镜头转向自己,笑眯眯说:“在楼顶,他们在下面吃饭,房间太闷了,所以来楼顶吹风。”
吸血鬼也要谈恋爱
叶言夏知道她今天回了老家,问她在老家待几天。
“明天就回去了,周一我爸妈要上班,”肖宁婵看他,“怎么不多睡会儿,坐飞机这么累。”
“睡不着了。”
“任学长他们呢?”
“还睡着。”
肖宁婵似笑非笑看他。
叶言夏忍不住抿嘴跟着笑,轻声问她接下来要干嘛?
“回学校看看依芸,然后跟明雪林琳吃喝玩乐。”
叶言夏看着她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忍不住抿嘴笑,“好的,等下我给你打钱过去。”
肖宁婵呆愣看他,随后痛心疾首说:“你这样不行啊,等下我就要被你宠坏了。”
叶言夏看着她但笑不语。
Dora日记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
肖宁婵心里甜蜜蜜,但还是很有理智,“不用你给我钱,我还有版权费,够我花挺久的了。”
叶言夏恍然大悟状,用与有荣焉的语气说:“忘了我家婵婵还是个作词人,小金库里应该不少钱。”
肖宁婵得意洋洋笑,但是笑了没几秒就暴躁起来,“我去~这里好多蚊子,我最讨厌蚊子了。”
叶言夏催促:“快下去吧,顶楼就你一个,都追着你咬了。”
肖宁婵恋恋不舍看他。
叶言夏安抚:“我吃早餐,等下收拾东西,今天都有空。”
肖宁婵瞬间露出笑,朝他点点头,然后关掉。肖宁婵:好好吃早餐。
肖宁婵:我先回房开空调。
肖宁婵:有空了我就找你。
给男友发完消息,肖宁婵迅速关掉手机下楼。
叶言夏看着女友的消息,忍不住靠着橱柜笑了起来,这种被人时时刻刻挂在心上的感觉真好。
叶言夏:好。
肖宁婵回房开了空调,下到一楼的时候众人已经吃完饭了,白静淑正在厨房里收拾碗筷,肖心瑜看到她就打趣:“刚不是很勤快,洗碗的时候怎么不见人了?”
肖宁婵理直气壮,“我刚已经舀饭端菜了,洗碗当然是你的事了,还好意思说,懒货。”
肖心瑜仰起头,很想反驳,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
肖宁婵笑着坐到她旁边,看向电视机播放的电视剧,“好久没看过七十二家房客了。”
肖心瑜闻言一笑,说小时候天天看,现在也许久没看过了。
肖大伯母看向两位侄女,笑着问话,“二妹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啊?还是拍戏吗?”
“没,”肖心瑜急忙摆手,“拍戏就是有合适角色客串一下,通常还是跟乐队出去演出。”
肖大伯母点点头,说她演的电视剧他们都看了,拍得很好看。
听到这种赞美肖心瑜并不觉得开心,反而有一种迷之尴尬的感受,呵呵笑一下就转移话题,“小文九月份去幼儿园了吗?”
汪素素点头,“嗯,要送他去了。”
肖宁婵与肖心瑜看向跟狗狗聊天的肖舒文,好笑说他好多话,一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此言一出,肖大伯家的几人都笑了,七嘴八舌说他还在学说话,一天到晚嘴就不停,家里每个人都被他念叨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肖心瑜与肖宁婵闻言,惊奇又好笑地看向那个小家伙,看不出来啊。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盛夏伴蟬鳴-part323:醋意鑒賞

盛夏伴蟬鳴
小說推薦盛夏伴蟬鳴盛夏伴蝉鸣
事实上唱歌这件事,不是声色好听感情到了就会好听,因为艺术性的东西,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的。
余封笙与覃可韵都没有说谎,两人声音不错,唱歌也有感情,但是真的跑调,唱歌唱得跟读出来一样,一首《今天你要嫁给我》唱得众人都忍笑忍到肚子痛。
唱歌的两人并没有多大感觉,他们知道自己唱歌不好,但是喜欢的人陪自己,他们就没有感觉了,还觉得有点甜。
众人都顾忌女孩子的面子,他们唱完后没有人说什么,还很虚伪的进行了拍手,说唱得不错。
余封笙好笑又无语,“我们唱歌什么水平自己都知道,不用这样,不过我们唱了,你们是不是也要来了?”说话时目光是看向肖宁婵的。
众人起哄。
肖宁婵眼睛骨碌碌转,最后眼睛一亮,“苏姐姐朋友还没有唱呢,让这位姐姐先唱。”
众人把目光放到陈婉姝身上,陈婉姝倒也不扭捏,“我唱歌不太好,别被吓到就好。”
“不会不会,”肖宁婵兴致勃勃跑到点歌台,“学姐要唱什么?我帮你点。”
陈婉姝随口说:“都可以,话筒有三个呢,学妹一起,你想唱什么?”
向若楠余封笙他们赞同,就是就是,一起唱。
肖宁婵闻言挠头,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自己要唱什么。
“我会的歌不多,学姐你先唱。”
苏槿凡笑着说:“她可是麦霸,拿到话筒就不愿意放下了,你们会唱的都可以跟她一起唱。”
众人惊讶看浓妆艳抹的某人。
混在日本女校的高手 小说
陈婉姝被好友说得略显不好意思,谦虚摆手:“没这么夸张,就比较喜欢唱歌而已。”
肖宁婵笑着说:“喜欢唱歌,学姐可以去QM啊,那里好多唱歌的,好多人唱歌好好听。”
苏槿凡笑道:“她有在那里唱,粉丝好几万呢。”
“哇~”
众人都惊讶看陈婉姝,居然有这么多粉丝。
陈婉姝被他们看得越发不好意思,瞪一眼好友,看向屏幕里的歌词,跟着旋律唱了起来。
音响里传出略显沙哑的声音,众人都有些惊讶看陈婉姝,神色满是赞叹,居然还会变声音,厉害。
肖宁婵听着陈婉姝类似于烟嗓的歌声,觉得她适合现在流行的唱歌主播,如果做这个应该挺吸粉。
陈婉姝确实是像苏槿凡说的一样,拿到话筒就不愿意放下,几乎每首歌她都会唱,接下来一个话筒她一直拿着,其他的两个则一直在换人。
两个多小时过去,时间显示23:13,众人精神都还无比亢奋,只有一直没有唱过歌的肖宁婵一直在打呵欠。
肖安庭看到妹妹这样,皱眉看她,“困了?我们回去?”
肖宁婵看向还在兴致勃勃聊天的众人,又打一个呵欠,“没事,还有一个小时呢,再等等。”
肖安庭可不想让她在这种环境里休息,看向盛宗之他们,开口:“十一点多了,我们先回去,你们继续。”
盛宗之看看他,又看看其他人,“要回去了啊。”
向若楠闻言掏出手机看一眼,“还有一个小时呢。”
肖安庭解释:“挺晚了,我爸妈今晚回家,我跟婵婵太晚回去他们要问了。”
陈婉姝闻言用肩膀撞撞苏槿凡,“还是个乖宝宝啊。”
苏槿凡瞥一眼她,“大晚上不回去也不跟家人说不见得是有个性。”
陈婉姝被噎了一下,现在就维护上了。
盛宗之张川平他们都是知道肖安庭是很在乎家人的人,闻言都表示理解,说时间晚了,早点回去休息也好。
意见统一,众人也不再拖拉,各自收拾东西,然后浩浩荡荡出门。
除了苏槿凡与肖宁婵,其他人都是开车来的,肖安庭让他们回去后给自己发个信息报平安,然后载上肖宁婵与苏槿凡离开。
坐上车肖宁婵就毫不顾忌形象倒在车上,肖安庭也在意,反而贴心嘱咐:“自己注意点,别摔了,到家了我喊你。”
肖宁婵应一声,又问苏槿凡住在哪儿。
苏槿凡说了个地方,肖宁婵在脑子里想了想,也不清楚这个地方在哪儿,枕着自己的手呼呼大睡。
苏槿凡转头看到肖宁婵的模样,放轻声音,“宁婵睡了?”
肖安庭道:“中午送叶言夏去机场,后面去茶楼,应该是没有午睡,现在就困了。”
苏槿凡应一声,又担忧开口:“空调温度会不会太低?给她调高一点吧。”
肖安庭闻言让她把温度调高一点,然后问起今晚的事,“今晚会不会觉得不自在?”
苏槿凡愣了愣,随后摇头,认真回答:“没有,你同学朋友他们都很好。”
肖安庭不安的心放下一点点,“那就好,如果他们有什么不对告诉我。”
苏槿凡看他,想起自己的好友,脸上顿时不好起来,哼哼唧唧解释:“陈婉姝平时不这样,她今晚就是突然间发疯了。”
肖安庭反应一会儿才知道她说的是她朋友,闻言道:“哦无事,今晚有什么不周还请她见谅。”
苏槿凡一点儿也不给好友面子,“她有什么好计较的,我没说她就不错了,你不用管她。”
肖安庭闻言也不再说这个话题,转而问起她明天要做什么。
苏槿凡看他,“那你打算明天做什么?”
肖安庭看一眼后视镜,车子没有开灯,后面黑漆漆的一团,下意识放轻声音:“看婵婵吧,不知道她明天要不要回爷爷家,回去的话就跟她一起,不回去……你明天要做什么?”
苏槿凡听到他的话心里是有一点儿不舒服的,在他心里,自己还排在他妹妹后面。
肖安庭也感觉到自己的不公平,低声道:“抱歉。”
“无事。”
两人安静下来,氛围变得有点儿怪异。
睡在后面的肖宁婵不知道自己就是在后面什么都不做还让她哥哥跟未来嫂子有隔阂,原本安安稳稳睡着,突然间被减速带震得整个人都打颤,猛然睁开眼睛,心怦怦跳。
肖宁婵从后座坐起来,声音还残留着惊悚,“怎么了?”
安静的氛围里她的声音显得异常清晰,肖安庭不明所以,“什么怎么了?”
肖宁婵揉揉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嘟囔:“到哪儿了?你送嫂子回家了?我居然都不知道。”
肖安庭安静,一旁的苏槿凡也有点儿尴尬,不知道该出声还是不出声。
安静了有四五秒,肖安庭开口了,“你刚睡了会儿,还没有送她回家,还有几分钟。”
肖宁婵看着副驾驶位置,“还没有啊,我还以为我睡了好久。”
剑玲珑
“做噩梦了?”
地球撞火星 小說
有栖川炼其实是女生对吧。 有栖川炼ってホントは女なんだよね。
肖宁婵又倒回座椅上,懒洋洋说:“梦到突然间掉悬崖了,吓得我心都要跳出来了。”
肖安庭与苏槿凡听到她这样说都想起刚才的减速带,让她继续睡,没事的。
肖宁婵脑袋昏昏沉沉,想继续睡但也睡不着了,“哥你们刚才在聊什么啊?”
肖安庭想起刚才的话题,也不藏掖着,直接问话,“明天要不要回爷爷家!回去的话跟你一起回。”
肖宁婵闻言想也没想就同意,“好啊,明天周末,回去看看爷爷他们,大哥他们应该也有空回来。”
肖安庭闻言看一眼女友,“明天我回老家。”
苏槿凡应一声,没有说什么。
肖宁婵本来纳闷她哥回爷爷家为什么还要跟苏槿凡说,想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哥,苏姐姐,你们明天有安排啊?有安排我们不急回去,反正还有一周时间,我们后面再回去也一样。”
“没,”苏槿凡开口,“没什么事。”
肖安庭看一眼女友,没有说什么。
肖宁婵坐起身,“明天苏姐姐不用上班吧?”
“不用。”
肖宁婵很自然说:“那明天你可以跟我哥去玩,周末时间你们两个玩比较好,后面我哥不去上班了,还有时间去爷爷家。”
肖安庭闻言恍然大悟的模样,心想自己刚才怎么没有想到这个安排,她上班了只有周末有空,自己回学校后没课没任务都是自由时间啊。
肖安庭当机立断:“我们过两天再去爷爷家,你明天有什么事吗?”
苏槿凡惊讶看他,藏住心中的暗喜,平静回答:“没有。”
肖安庭自然说:“我明天来找你。”
肖宁婵在后面竖起耳朵,发现她哥没有继续说后不满,“哥,你们明天要干嘛啊?”
肖安庭闲闲开口:“做什么需要向你报备吗?你跟叶言夏出去可没跟我说过。”
肖宁婵冷笑一声,“呵,是没跟你报备过,但我跟他出去你可别少做电灯泡。”说着肖宁婵向苏槿凡告状,“苏姐姐,我刚跟言夏在一起的时候啊,每次出去他都要跟着的,盯得人心里发毛。”
苏槿凡轻声细语:“说明他很在意你啊。”
说话间车子在苏槿凡公寓楼前停下,肖宁婵急忙道:“才没有,现在我在他这里已经排到最后了,你是第一位,今晚吃饭,要不是我给他发信息,他还不打算叫我呢,哼。”
苏槿凡有些惊讶看旁边的人。
肖安庭无奈:“一时间忘了。”
肖宁婵气死。
刚才还有些吃醋的某人听到这件事突然间又开心起来了,笑眯眯对两人挥手,“我到了,拜拜,回家路上小心。”说着笑意盈盈下车。
女孩子家的事就是幼稚又让人费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