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穿書後我的炮灰人設成了孕肚馬甲王 起點-第153章:扳倒一個是一個

穿書後我的炮灰人設成了孕肚馬甲王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的炮灰人設成了孕肚馬甲王穿书后我的炮灰人设成了孕肚马甲王
时祥年自然不是只是来帮忙,他是来踩时沐尘的,可是现在时沐尘这般问,他自然不能承认。
“嗨,你都叫了我一声三爷爷,也是你的长辈,除了大哥以外,就是你最亲的人了,你遇到困难我自然要伸手帮一把!你不能和我还见外吧?那说出去可就真的让人笑话了。”
时祥年的这个话很有他意,时沐尘是时丰年抱养的孙子,根本不是什么秘密,所以时沐尘如果和他们见外,在外人眼里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自然会被人笑话。
可是真的是他时沐尘“白眼狼”吗?
这兄弟俩打的什么主意,时沐尘会不清楚?
他们打的是时丰集团的主意,就算他们也六七十岁的人了,可是他们还有儿子,还有孙子。
时丰年对他们也算是很仁义了,虽然不允许插手公司的事情,可是也在公司给了个副总的挂职,领着副总的工资。
但是时丰年也不是善人,时瑞年和时祥年两人的儿子和孙子都没能在公司得到半点好处,而他俩因为在公司没有实权,也不能把自己的儿子孙子安排进公司。
不过,时丰年倒是给过他们一笔钱,让他们拿去做启动资金,可以自己拿去做事,但也只限于那一笔钱而已。
时瑞年和时祥年的子孙都没有那个经商头脑,就算是给了他们钱创建了公司,又借助着时丰集团的名号没少接项目,可是依旧不温不火,只是倚靠着时丰集团名声捡一些项目维系着公司的运转。
时丰集团是时丰年一手创立,付出了毕生的心血,不可能交给这样的人去祸害,所以他宁可收养时沐尘,亲自培养出来一个接班人,哪怕没有血缘关系。
时沐尘还是很争气的,他聪明,又肯努力,在时丰年的栽培下,一路成长至今,成为了商界新秀,而时丰集团在他的经营管理下,也确实更上一层楼。
可是时丰集团越好,时瑞年和时祥年越着急,如果继续这么下去,他们的子孙哪里还有机会。
那么他们只能逮住一切机会,把时沐尘拉下马,不让他又任何机会翻身,彻底赶出时家。
这一次,英腾半路冒出来可也是他们的功劳,如果能够顺利帮助英腾抢走项目,他们把一切都嫁祸在时沐尘的身上,这小子还能有翻身的机会吗?
时沐尘轻笑一声:“三爷爷,正因为您是长辈,年纪也大了,更不该让您太操劳,为了能孝敬您们几位长辈,这些烦心的事情就我来担着,你们就安然养老吧。”
时祥年一听,顿时脸上浮上几分不悦之色:“我才六十岁,还没老呢。”
时沐尘笑了笑:“三爷爷,六十岁已经到了退休年龄,您儿子该不会这么不孝顺,还让您在前面冲锋陷阵吧?”
时祥年有两个儿子,一个三十六了,一个三十岁,都应该是而立之年了,可是一个个都很没出息,公司经营的不怎么样,两兄弟还斗来斗去,他也的确享不了他们什么福,反而两个儿子还一直埋怨他在时丰集团,却捞不到钱给他们,更捞不到职位给他们。
听到时沐尘的这话,他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时沐尘你别太嚣张了,你没资格评论小战和小征,他们虽然比你大不了多少,可论辈分也是你叔叔。”
时沐尘点点头:“二爷爷,三爷爷,行了,没其他事就请回吧,项目的事情我自有分寸,就不劳烦二老操心了。”
时沐尘直接下了逐客令,两个被点名的老人对视一眼,咬着牙根。
时沐尘也没去看他们,转而看向旁边的三个高管:“三位总监,你们应该也都还有各自的工作吧,没事别再陪着了,回去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如果工作做完了,就去挖掘新项目,超额完成年度任务,可是有额外分红的,难道有这功夫多挣钱不香吗?当然如果完不成任务,下面的能人可不少呢!”
时沐尘说出这话,已经很明白了,三人不敢再坐在这里,毕竟时瑞年和时祥年再许诺什么,也不如保住时丰集团的职位来的重要。
三人匆匆离开办公室,时沐尘直接走到办公桌前,开始翻阅文件:“二爷爷和三爷爷如果愿意在那儿晒太阳喝茶,就多坐会儿,想走了我让人送你们。”
时瑞年和时祥年直接被时沐尘晾在了一边,两人脸色越发的难看,尤其时祥年沉不住气,站起身来,厉声道:“时沐尘,你可得意的太早了,你要清楚,你终归不是时家人,到底大哥是把你当条狗,还是当孙子,我们走着瞧。”
他liao人又偷心
说完,他大步走到门口,一摔门走了。
时瑞年微微一蹙眉,瞄了一眼时祥年离开的方向,这才起身,不徐不疾道:“沐尘啊,你别太在意,老三的性格就这样,如果你有问题,还是能来找我们的,大哥如今年事已高,不宜操劳,我们这些当弟弟的还有些精力,自然要帮大哥多扶持你这个晚辈。”
时瑞年说完,也离开了办公室。
时沐尘这才抬起头,看向门口两人离开的方向,手里的握着的笔应声而断。
时祥年的话可以说很难听了,时丰年领养他之后,虽然一心培养他,可是对他一直不算亲,这在别人眼里无疑就是把他看成是时丰年的工具。
墨十七 小说
其实就连他自己都不能确定,自己在时丰年的眼里到底是什么。
是狗,还是孙子?
呵,既然话已经说到这里,那显然就是已经撕破脸了,那也别怪他日后手下不留情面了!
絕世魂尊
絕世魂尊 異能專家
时祥年那俩儿子的公司这几年越发的混不下去了,一直打着时丰集团的旗号在外面招摇,才骗到了一些项目。
这些他都是清楚的,看在他们是时家人的份儿上,一直睁一眼闭一眼,现在既然想和他撕破脸,那别怪他不留情面了。
倒是时瑞年那个老家伙,隐藏的比较深,一直虚情假意的,想要下手倒是还有点难度。
不过,先扳倒一个是一个吧。
思至此,他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喂,王总啊,我是时沐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