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諸天從陸小鳳開始討論-第二十三章:三劍、兩吻鑒賞

諸天從陸小鳳開始
小說推薦諸天從陸小鳳開始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清晨的河面上蒸腾起一层层雾气。
一道素色身影坐在青石上,如瀑如墨的秀发披散在香肩。
此时雾气的掩映下,更是仙子妙态,出尘脱俗,几非凡俗中人。
不是陈渔还是谁?
陈渔正在呼吸吐纳,运转体内的一股暖流。
用师父慕容桐皇的话来说,这就是内家真气。
或者说慈航真气。
源自一本名为《慈航剑典》的奇功。
此功以「气主灵神心」五大要诀为纲领, 分别是「剑气长江」、「剑主天地」、「剑灵寰宇」、「剑神无我」、以及至高的「剑心通明」境。
玉连城将传授陈渔三式剑法,但想要发挥剑法真正的威力,自然就要有相应的内功,于便传授了《慈航剑典》。
当然,也是改版的。
陈渔天赋不俗,极有灵气。一夜苦修, 竟修出了一缕真气,虽然孱弱, 却颇为精纯,让她十分激动。
就在这时,玉连城的身影从薄雾中显露出来。
“见过师父。”
陈渔长身而立,优美如画。
“我不是你师父。”
玉连城袍袖一挥,夺情剑已出现在手掌之中。
“现在传授你第一式剑法,敲好了。”
他手腕缓缓移动,充满了诗意,优美如画。配合着那一张俊美的面容,就仿佛是一位仙人,挥动长剑,配合这韵律, 要做一曲剑舞。
默菲1 小说
唰!
而在玉连城长剑展开的一瞬间,顿时爆发出千万道耀眼的金芒剑光, 就仿佛是一轮烈日倏然炸开。令人在这瑰丽的剑光之下眼花缭乱,不知所措。
剑势光晕变化,玉连城整个人都消散在剑光之中。目之所及, 尽是剑光,漫天上下的剑光, 无所不在的剑光。
忽然, 所有剑光收摄起来,化作一个极其细微的“点”,像是针尖大小般闪电移动,在天地间游动跳跃。
等陈渔回过神来时,玉连城的剑尖已出现在她喉咙前。
转腕收剑,玉连城微笑道:“这一式名为‘流光’,流光千道,摄人心神,杀人于无形,需以极高明的轻功配合。”
接下来便是关于此剑奥妙的讲解。
陈渔听得如痴如醉。
若自己有此剑法,何必做他人傀儡。
而当她美眸流转在那一张俊美的近乎妖异的面上时,却又忍不住流露出一丝迷恋之色。
不但是因为这一张脸,还因对强者的崇敬。
……
第二日。
“今天传授第二剑,唤作‘倾城’,一剑‘倾城’。这一剑很适合你,倾城剑意配合着你的容貌,想来能发挥出十二分的作用来。”
呛!
玉连城在拔剑。
拔剑的动作缓慢而优美,整个人也仿佛散发出完美的意境, 令人不由沉浸其中,心为之夺,神为之摇。
随着剑势展开,略显凄冷洛水河畔竟转化为空山灵雨的无边胜境,如真如幻,美不胜收,有无边美景纷踏而来。陈渔眼中露出迷离之色,仿佛沉沦到这大欢喜、大自在、大奥妙的仙境之中。
“当你将‘倾城’修炼到极为纯熟之际,反之逆转剑势,便又是一式不逊色‘倾城’的剑法。”
就在此时,玉连城的剑势一转。
无边胜境支离破碎,转而就是深渊与黑暗,陈渔只觉不断下沉,像是沉浸在一個无法醒来的噩梦中。
似有人在耳边窃窃私语,充满了痛苦怨恨。但当仔细去听,所有的声音又全都消失,复归于寂静之中。
但恐惧却随着冷风钻入骨髓之中。
……
代斗士海科事件薄
第三日。
玉连城传授了第三式剑法。
——寂灭。
一剑刺出,烈日流金,大地龟裂,河水枯竭,世界毁灭,一切都走到尽头,唯有死亡寂灭永存。
“三式剑法我已传给了你,至于能够领悟多少,就全看伱自己了。但你的真气却还差了许多,以你现在的年龄,没有奇遇是无法弥补这一点破绽。”
玉连城摸了摸下巴,做思考状,对陈渔招了招手:“你过来一下,我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陈渔走了过来,一双美眸眨巴眨巴的看着玉连城。
“坐下,运转真气。”
陈渔很听话的坐下并运转真气。
一只大手按在陈渔的脑袋上,玉连城逆运吸功大法,精纯雄浑的真气立时就向对方灌溉过去。
他吸收了邪帝舍利的能量,再加上万象归元功无时无刻不再吸收天地精气,淬炼肉体,壮大真气,因此他真气的雄浑精纯程度,远超常人想象。
就算极少部分的真气流泻出去,也可很快恢复过来。
慕容梧竹之所以进步神速,也和他灌注少不了关系。
“唔。”
陈渔一声娇哼,白皙的面颊上浮现出酡红之色,艳若桃李。
玉连城输出的真气对他自己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但对陈渔来说,却浩瀚如江河。仅仅是一波注入,就几乎将她灌满了。
不但满了。
而且都要溢出来了。
幸好,玉连城适时停止灌注真气,并帮陈渔化解。
过了小半个时辰,陈渔才重新睁开美眸,感觉体内那一股浩荡的真气,不由娇靥一甜,向玉连城一礼道:“多谢师父传功。”
玉连城摇头笑道:“我都已说了,我不是你师父,我只是将你引入武道这条路而已,至于具体怎么走,还是要看你自己。”
说到底,这只是他随手布下的一颗棋子。
或许将来用得到,或许用不到。
似乎第一次见陈渔的时候,他还谴责黄龙士那家伙拿人当棋子使,不是个好东西,但自己又何尝不是?
或许这世上本就是如此,强者欺压弱者,智者玩弄愚者……
比起黄龙士来时,玉连城只是在这颗棋子身上浇灌了更多心血。
“内功、剑法、身法……都传给了你,我是时候该走了。”
玉连城转身,正要打算离开,却听陈渔的声音忽然传来。
“等等。”
玉连城看着绝美少女:“嗯?”
陈渔贝齿微咬樱唇,白皙的面颊上染着红晕:“我们……我们真不是师徒?”
玉连城摇头:“不是。”
陈渔声音软软糯糯,含羞带怯:“那师……慕容公子可以闭上眼睛吗?”
玉连城一怔,而后闭上眼睛,便感觉唇边一热,惊讶的睁开眼睛。
却见陈渔闭上眼睛,踮起脚尖吻自己。只是笨拙的只知将嘴唇贴在一起,使劲蹭了蹭。
“我……我们不是师徒,你教我武功,这就是我的报酬。”
陈渔低下头,青丝垂泄,将她完美无瑕的面容遮蔽在阴影之中,却不知红晕已蔓延到她晶莹的耳垂。
“可你这报答实在差劲了一些,让我再来为你引一段路。”
玉连城一笑,大概也猜得到对方的一些想法。
他从不是见色不乱真君子,在陈渔的惊呼声中,将对方涌入怀中。在两团丰盈贴在胸口的同时,低下脑袋,吻上对方的莹润的樱唇。
却不单单只是将嘴唇贴在一起,越发肆意,让怀中的陈渔越发的意乱情迷。
两人这个动作持续的时间很是悠长,大概玉连城也想不到,他教对方内功的第一个好处竟是如此。
等两人分开时,陈渔却已几乎站不稳脚,面上一片晕红,素白的衣衫略显凌乱,整个人散发着惊心动魄的美来。
“师……桐皇,我、我一定要做天下第一女剑客。”
陈渔却忽然抬起头来,面颊上却依旧带着红晕,却生出几分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来。但话才刚说完,脸颊却更红了,声音也不由低了下去:“我是不是说大话了?”
玉连城揉了揉陈渔的脑袋道:“既已拿起了剑,怎么能连几句大话也不敢说,那还不如继续当你的金丝雀。”
陈渔微怔,旋即嫣然一笑,倾国倾城。
“你要跟我走吗?”
玉连城心中一动,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不必担心离阳王朝,这几日你也见过了我的手段。就算比不过王仙芝,也差不了多少。”
三日相处,他对这性情清淡却冰雪聪明的绝色少女颇有好感。而先前两吻,又如何将她只当做可有可无的棋子。
陈渔摇了摇头:“不,既然已拿起了剑,这条路我自己打算走下去。”
跟着慕容桐皇,不外乎是从一个笼子到另一个更大的笼子里罢了,同样是别人的金丝雀。
她要自己走。
玉连城深深的望了她一眼,道:“好,既然如此,我也不便强求。”
陈渔看向岸边的钓鱼竿,好奇道:“对了,这根鱼竿第一次见你时就放在这里,可从来没有见你钓起鱼来。”
“因为本就是来钓你这条陈渔。”
玉连城耸了耸肩,他本来想学宁道奇以高人扮相出场,却一时来了练习飞剑的兴致,然后便有了后面的事。
“不过,现在提起来也不迟。”
他拿起鱼竿,向上一提。就见整个洛水翻腾起来,细丝末端没有鱼饵,却钓起了一条“龙”。
一条水龙。
一条由千百道水浪交织汇聚而成的“水龙”,身形庞大,足有七八丈的长度,汩汩水花四溅,幻鳞化爪,宛如有了灵性的活物一般。更散发一股滔天龙威,席卷四面八方。
“怎么样?我这一手如何?”
玉连城面带微笑,甚是满意,转过头去,就看到一脸惊愕之色的陈渔。与平时的清冷矜傲相比,多了几分娇憨的意味。
“真是可爱。”玉连城捏了捏陈渔滑嫩的脸蛋,一声长啸,双臂一展,人已如乌云般冉冉而上,眨眼间已点在龙头之上。
“我走了,以后会来找你的。”
伴随着一声龙吟,水龙冲向云空,准瞬间就已消失不见。
“他,他……他真是神仙人物啊。”陈渔终于回过神来,却又微微一笑,倾国倾城:“我等你。”
……
哗啦!!
水龙轰然溃散,无数水浪倾泻到河水中,玉连城飘飘落到甲板上,哈哈笑道:“邓桃花,修炼的如何了?”
同样站在甲板上的邓太阿依旧带着微笑,文不对题的回到了一句:“或许和你们分别后,就要去武帝城走一遭。”
“啧,看来进步神速啊。”玉连城笑道。
若非进步神速,又怎有信心去向王老怪发起挑战。
邓太阿道:“洛水陈渔的天赋如何?”
玉连城微笑道:“是个百里挑一的天才,还发下大誓愿,将来要做天下第一女剑客。”
RPG不动产
邓太阿又道:“相貌如何?”
玉连城道:“倾国绝色,天下第四。”
邓太阿便疑惑道:“既然如此,怎不见你把她带到船上来。”
玉连城摇头道:“那是个不愿做金丝雀的女人,有自己的想法,而且还和离阳皇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邓太阿道:“但以你的实力,无论想要带谁走,都不是一件难事。”
“我本也是这样想的,但突然记起了一句话。”玉连城哈哈一笑、
邓太阿缓缓转动手中的桃花枝:“洗耳恭听。”
玉连城道:“我喜欢一朵花,不一定要摘它下来。我喜欢风,难道叫风停下来,让我闻一闻……”
“倒是邓某狭隘了。”邓太阿点头,又笑道:“你走这几天,你姐姐似乎不太高兴。”
“倒是忘了这尊菩萨。”玉连城一拍脑袋,转身离开。
等玉连城见到慕容梧竹时,她正翻阅令无数大家闺秀侯门千金潸然落泪的《东厢头场雪》,一双美眸水雾氤氲,仿佛随时可能垂泪。
在见到玉连城的那一刻,先是一喜,接着娇哼一声,秀眉微挑:“你还知道回来啊。”
玉连城却是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慕容梧竹一遍,却见她穿着犹如云雾缭绕一般的轻纱长裙,裙摆飘逸,如同画中仙子般的一尘不染,当即称赞道:“姐姐,你好漂亮。”
“真的么?”慕容梧竹站起身子,纤腰一拧,裙摆飞扬,一张绝美的脸蛋上带着由衷的笑意。
“真好哄。”玉连城揉了揉慕容梧竹的脑袋。
待慕容梧竹正要发作,玉连城坐了下来,笑道:“你看的是什么书,同我说说。”
“好呀好呀。”慕容梧竹便兴致勃勃的讲解起来,说到某些桥段,更忍不住垂下泪来。
“真好哄。”
玉连城看着专心致志讲解,不时抹两把眼泪的慕容梧竹,心中又感叹了一句。